福建省委黨校福建自貿試驗區研究院五周年系列筆談之六

西方學者眼中的中國自貿試驗區發展——基于福建的觀察

舒耕德

2020年07月23日10:25  來源:人民網-福建頻道
 

編者按:2020年,福建自貿試驗區建設進入第五個年頭,福建省委黨校福建自貿試驗區研究院也迎來成立五周年的日子。如何以更高標準、更寬視野、更大力度,把自貿試驗區進一步打造成為改革創新的試驗田和開放合作的新高地?人民網福建頻道推出福建省委黨校福建自貿試驗區研究院五周年系列筆談。

 

改革開放在今天的中國,是與40多年前改革初始時同樣具有現實意義的方案,中國需要發展成為一個具備競爭力的創新型經濟體,意味著在走向系統性經濟區域化的道路上,建設一體化的國內市場,并在已納入世界經濟體系當中,實現與世界更為緊密聯結的經濟發展。

自2013年以來成立的自由貿易試驗區,在上述總體規劃當中起到突出作用,一方面是為了測試提升中國經濟體制效能及創新力的新改革措施;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通過將自由貿易試驗區內實施成功的改革政策逐漸從地方推廣到全國,從而最大程度上實現中國國內市場的一體化。自貿區承擔著吸引現代化產業及第三產業的任務,以此在更廣泛的層面上加強中國高科技發展和整體創新能力。自貿區政策的另一個任務則將自貿區的影響力投射到附近區域內,并將其納入經濟整合范疇內。對于位于邊境的自貿區來說,這一整合意味著建設包括鄰近國家或地區的經濟區域,自貿區政策因此也與“一帶一路”緊密結合。

在這一背景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肩負著推動與臺灣地區經濟融合的任務,吸引臺商不僅在自貿區內、也存在于福建其它地區。這讓福建自貿區作為研究對象有著更加深刻的意義:一方面自由貿易試驗區政策在福建實施成效如何,以及我們從實施過程中能夠了解到新時期中國政策過程的哪些特點:各個不同的政府層級之間如何合作,以確保與自貿區發展相關的各項措施得以落實?這個過程當中出現了哪些問題?政策實施的結果如何評估?另一方面,臺商們如何看待自貿試驗區政策,即他們是否被吸引。因此,我主要關注那些剛剛來到福建不久的臺商們:他們來閩經商的決定是源于自貿區的政策傾斜優惠,還是受其它因素影響?臺商與地方政府部門之間如何合作?他們在彼此身上發現哪些問題,又探索出哪些解決策略?臺商們如何看待中國經濟的未來,他們的看法對兩岸間經濟關系的未來又意味著什么?

2017年春季開始,我與福建省委黨校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研究院合作開展自貿試驗區課題研究,于2018年和2019年在福建自貿試驗區調研(福州、廈門及平潭三個自貿片區),在與片區管理委員會的干部訪談交流中,了解自貿區政策發展規劃的相關情況。同時我也與許多臺商進行了訪談,其中一些在自貿區進行了投資。課題研究目前尚未結束,還需要從學術角度持續觀察福建自貿試驗區,及其帶來的兩岸經濟關系的新發展,因而以下研究成果總結具有階段性。

福建三個自貿片區都在緊密加強對行政體制的優化,以便于新企業在福建落腳:企業注冊及許可手續得到集中簡化,原材料及貨物進口限制部分放松,地方稅務體系精簡,也引入了一些允許臺灣企業在大陸進行商務交易的財務措施,例如降低信用貸款條件。在過去五年內,無論是內資還是臺企的投資都出現可見的增長,自貿區在多大程度促進了福建的整體經濟發展,需要進一步研究。就目前觀察,我對自貿試驗區在吸引投資和企業方面的發展持積極的評價。

自貿區成功的一項重要指標是其對中國經濟體制整體改革的貢獻。地方政府尤其是片區管理委員會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不僅要報告建設績效,且要能得到上級政府認可,并獲得自貿區以外地區推廣實施的“創新”。在這一方面,依據相關公開資料來看,許多由自貿區提出的“創新”得到省及國務院向其它地區和全國復制推廣實施。省級政府委托第三方機構對上文提到的“創新”進行評估。所有與自貿區相關的干部,從省級到片區一級,都知道自貿區的“創新”雖然取得一定績效,但有待進一步加強。

在福建長期經營的臺商們,尤其是活躍在傳統產業的,認為福建自貿區利好在于,貨物存放在自貿區可享推遲繳稅,亦即在貨物運離自貿區、而非抵達大陸時繳納。許多人因此在自貿區成立了分公司或辦事處。除此之外,對臺商們而言,自貿區帶來的變化是企業注冊流程的行政效率通過引入多功能窗口得到了優化。他們認為福建自貿區的改革和創新有待進一步深化。

近年來剛剛落腳福建的臺商們則對自貿區普遍評價積極,并認為自貿區可以為新興企業提供進入大陸市場的跳板。在自貿區孵化基地注冊的創業者們對各項優惠政策評價積極,但也認為改革重點不在于對新興企業的資金扶持,新興企業也不是出于這個原因選擇福建作為進入大陸市場的跳板。青年臺商選擇福建進行創業,主要是因為在孵化基地階段能夠與他們的臺灣同胞進行交流互助,得到較大幫助。他們建議相關部門承諾的創業資助要及時。從調研來看,自貿區創業孵化基地對臺灣創業者的各項資金補助措施的交付確實存在一定問題。我認為這些問題幾乎時無法避免的,因為上級的政策規定和指示需要進入到下級工作的實際操作流程中去才能有效的實施。

對福建自貿區各片區吸引臺商以及國內外企業的成效的評價應該分開進行。例如,廈門片區由于其作為首批經濟特區的歷史優勢,擁有有經驗的行政管理干部,為新興企業提供許多建議和有序的行政程序。而福州和平潭片區相對而言則還有較大的發展空間。我們在這里注意到,當地對基礎建設(不僅僅是片區內)的投資巨大,以此提高當地的投資吸引力。省政府正嘗試通過這一策略改善平潭在運輸、物流、居住及社會基礎建設方面的欠缺,以便長期吸引臺商及其它企業投資。

福建自貿區下轄福州、尤其是平潭片區的另一問題,是對行政人員以及熟悉扶持企業運作的干部的聘用。我在與福州和平潭自貿片區調研中了解到,基礎設施缺等硬件建設一直在進行,更大的困難是如何改善自貿試驗區“軟件”,即提高和改善行政人員和干部的服務能力和服務態度,這對一個地區的投資吸引力而言至關重要。

一個引人深思的引導問題存在于各管理層級在實施福建自貿區發展措施的協調過程中。由于條塊體制的限制,跨層級的行政管理協調向來較為困難,也影響到自貿區改革政策的實施:許多改革建議必須先經過地方橫向系統(塊)和垂直系統(條)各方利益協調,這一協調過程正在不斷改進。

總體而言,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在過去五年取得了顯著的成就,吸引了大量新興企業并由此帶來了新的資金;片區管理委員會工作壓力巨大,但表現出相當的動力和能力;改革政策實施的成果主要體現在行政精簡方面,許多這方面的政策得到上級政府的認可以及跨地區的推廣。地方管理部門也努力提高從事自貿區相關工作干部的專業能力和服務態度。福建自貿區目前為止可見的存在的問題主要與體制有關:如何拓寬地方政府進行改革試驗的空間。對許多觀察者而言,在討論福建自貿區時,是否要開展新一輪從中央向地方賦權,包括法律和立法權的改革,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至于與臺灣的經濟整合方面,雖然有臺商企業到福建來,在自貿區也在省內其它地區投資,管理部門也努力為臺灣同胞們改善當地經濟和社會環境以鼓勵他們到大陸投資,但這些努力的成效主要受到兩個因素的限制:一方面,與一些較早開始專注于系統性吸引臺商的省份,如廣東、浙江和江蘇相比,福建沒有太多競爭優勢;另一方面,目前兩岸關系也使得雙方經濟交流更加困難,盡管對于許多臺商來說,無論如何,他們都會選擇在大陸發展。

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發展,如上文所述,屬于中國推進改革開放整體性戰略的一部分,對于行政管理“從點到面”改革經濟體制的持續壓力和吸引力,有助于提升國家治理能力、市場整合和區域化。從這一點上來說,平潭的投資也會取得相當成就,無論對臺商資金的事實吸引有多成功。因為當下中國的改革政策著眼于加強國內經濟,在可能的情況下通過整合區域(比如兩岸間的經濟)來實現,必要時也可以率先實現。這一政策尤其在平潭得到很好的體現,獲得持續發展,并擁有其對臺灣同胞而言的“第一家園”地位。福建省堅信,平潭終有一日會發展到對臺商投資具有高吸引力的程度。

未來值得期待的是對自由貿易試驗區政策更加徹底的學術研究,對全國范圍內各個自貿區之間的相同和不同之處、制度問題、問題解決策略以及改革政策在自貿區外推廣的成效應當進行系統性比較,這樣才能評估中國市場整合的態勢和成效。值得研究的還有各自貿區對“口岸經濟區”建立的推動作用,不僅限于臺灣海峽或粵港澳地區,還包括中國東北和西南地區。最后,也應當更加關注政策過程本身:垂直的各級政府和橫向的行政部門之間的協調如何運作,如何能夠優化這一過程以便達到更高效的政策實施?政策實施的成功和失敗如何衡量?尤其在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方面,未來應當更關注臺商們的意見,以便更好地針對這一群體來調整自貿區政策,為臺商們的問題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

(作者舒耕德為德國圖賓根大學教授)                                             

(責編:陳楚楚、陳藍燕)
1分6合-首页 禄劝 | 嘉定区 | 六枝特区 | 古浪县 | 民县 | 礼泉县 | 神木县 | 太原市 | 黄大仙区 | 乾安县 | 海盐县 | 鲜城 | 泗洪县 | 普陀区 | 武冈市 | 青田县 | 江津市 | 丰县 | 崇文区 | 常山县 | 蚌埠市 | 嵩明县 | 瑞金市 | 休宁县 | 阳朔县 | 宁陵县 | 定远县 | 平乐县 | 永兴县 | 汉沽区 | 丘北县 | 余庆县 |